大野楠子

开学以后就没有了码字灵感的我
开始追起了日剧……

老司机的爱情故事
也太好看了吧

校对女孩河野悦子
也太好看了吧

溜了溜了)

av20384372
141220期

cos绿巨人的智宝宝被质问是不是本人

无辜委屈的面包🍞

超凶der做了踢腿动作♪(///▽///)

配上翔哥哥的独家bgm(不是)

(不知道老福特怎么发动图的我)
(强烈推荐大家去看进度条20:45处!!!)

真相(山)9

樱井俊放下了报纸,抬头看了眼一旁待命的秘书,“一切都办妥了?”
“是。”
 
微微点了下头,再次拿起报纸,对上醒目的“岚惊现情侣恋情——!”大字标题也甚是不在乎似的随意翻了过去。
 
过了几秒,樱井俊又问了句:“翔,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樱井少爷在被禁足的前两天一直和我们派守的保镖争执,要求让他出门,最近似乎冷静下来,没有再僵持。”
“......哦?”樱井俊停下翻阅的动作,“他最近很安分?”
“是。”
樱井俊恢复翻页的动作,“......那就让他出门吧,不过......”又停了停,“继续监视。”
“是。”
 
 
樱井俊一直都很忙碌。
工作的繁重让他一年内没有几日能在家里陪同妻子和孩子。
因此他一直在为给妻儿更好的生活条件而努力着,试图去弥补这份亏欠。
因此,他终于爬上这个位置。
 
樱井俊一直要求完美。
不仅对自己,更对家人。
尤其,是对自己的长子——樱井翔。
 
翔走上偶像的道路,已经是本规划让长子从事经济行业的樱井俊的最大让步。
他不希望自己的儿子再出现第二次违背完美的失误。
 
然而,人生总是充满了意外。
这个苗头是樱井俊在观看一次演唱会时注意到的。
 
那是他第一次看到舞台上作为偶像闪闪发光的长子。
即便平日里对樱井翔管教严格没有表扬过几次,但是内心却是无比骄傲的。
 
但是,当樱井俊看到自己的儿子笑得灿烂,和团队里另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子一起合唱“我们的歌”的录像时,他可是笑不出来了。
像什么样子。
樱井俊在演唱会还没结束时就离了场回了家。
 
当时的樱井翔在结束回到后台收到母亲发来的信息说父亲有来看演唱会的时候,感受到父亲对自己事业的认同,心中无比的喜悦。
 
兴冲冲地赶回家,看到坐在客厅的樱井俊,“父亲!”
 
“嗯,你回来了。”樱井俊看着长子点了点头。
 
樱井翔毕竟还是个毛头小子,没有听出樱井俊的语气,走到父亲身边坐下,“父亲!我今天表现得怎么样?”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直看着对方,带着渴望得到表扬的激动的神采。
 
“你今天......表现的很棒。”樱井俊不想表现得太明显,试探着又问了句:“翔,你和那个大野智是什么关系?”
 
“......嗯?”从父亲嘴里突然冒出智君的名字,本就情窦初开的樱井翔难以掩饰内心的慌乱,“没,没什么啊......就是门把关系啊,对,我们是队友啊父亲!”叛逆少年咕噜咕噜地转动着眼珠子眼神飘忽,嫩白的脸庞和耳根处都染上了绯红色,一切表露无遗。
 
看着这样的长子,樱井俊的质疑得到了很好的回答,怒火在胸腔里燃烧着,但是擅长按耐住情绪的他在表面上依旧一副祥和地与儿子交谈。
 
“......时间也不早了,今天也很累了吧,赶快去休息吧。”
 
樱井翔点了点头,“那父亲,您也晚安”,便转身上了楼。
 
看着身影逐渐消失在自己视野内,樱井俊一张脸瞬间冷了下来。
真是天大的笑话。
樱井俊的儿子,是个同性恋?
决不允许。
决不。
 
“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怎么了?”回到卧室的樱井俊,听到妻子的询问,脸上立刻换上微笑,“没,没什么。”
 
“孩子爸爸,到底怎么了?”妻子从床上起身,走到樱井俊身后,环住丈夫的腰,头靠在对方的背上,“有事不要憋在心里,跟我说说吧?”
 
樱井俊笑得温柔,拉开妻子的手臂,转过身反抱住她,“只是工作上的小事罢了,你不用担心。”
 
梳妆台上樱井俊的手机屏幕闪了闪。
【一切按照您的吩咐安排了。】
 
只是小事罢了。
樱井俊埋头在妻子颈间,脸上卸下了笑容。
 
 
 
 
樱井翔没有料到。
 
在恋情消息一大早被曝光,下一秒樱井俊便安排保镖驻守在门口禁止自己出入的时候,樱井翔脑海里自然而然出现了一个猜测:这一切和他父亲有关。
 
而且父亲似乎并不在乎自己发现他的所作所为。
 
樱井翔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黄毛青春期幼稚少年,他不会再去为了无所谓的反抗而耗费力气。
在通讯设备皆被没收的处境下,樱井翔想起了自己收在储藏室里的一台备用机,准备直接给大野智发送邮件的时候,他停顿了下,换成给nino发送。
这下樱井翔才松了口气。
 
 
他需要做一个实验。
 
于是,在前两天里,樱井翔让自己表现得异常激动不满,有几次甚至和保镖发生肢体纠纷,对方好像在顾忌着什么,虽然是彪形大汉但却不敢对樱井翔动手,无论樱井翔怎样质问、怎样威胁,始终一言不发。
 
在闹腾了两天后,樱井翔开始绝食,以表示自己的绝望情绪,与前两天的状态大相径庭,一语不发。
 
直到第四天,门口的保镖终于撤去。
 
当晚,樱井翔便立即展开了行动。
 
在梳理乔装过后,樱井翔出了门,装作异常掩人耳目,偷偷摸摸地走着去往便利店的方向。
已经是半夜的住宅区的道路上几乎没有行人,樱井翔快速走着,同时也仔细聆听身后隐约传来的脚步跟随的声音。
 
在拐角处电线杆上的镜面上樱井翔看到了紧跟着自己却隐匿很快的身影。
 
果然。
樱井翔加快了脚步,窜进了一条漆黑的胡同里。
 
身后跟踪的人似乎是没有预料到樱井翔的路线,也加速跟进了胡同。
 
在樱井翔七拐八绕的路线下,那个人终究还是跟丢了。
 
正在懊恼的那个人身后的黑影处,樱井翔一个大步向前将对方扑倒在地,狠狠揍了一拳。
 
肢体冲突好几轮下,樱井翔还是收服了对方,厉声询问:“是谁派你来的!”
 
对方鼻青脸肿,已经被樱井翔揍得发不出声音,更是没有回应。
 
“你最好现在坦白,不然的话,我先把你的手腿弄断了......”樱井翔为了诱逼出对方说出樱井俊,又加了句:“......我就算把你给杀了我爸大概也可以为我解决,你说呢?”
 
“我说!!!我说!!!我说!!!请绕过我请饶过我!!!”对方一听小命不保,浑身颤抖着求饶,“是......是.......是樱井俊桑叫我跟踪您的!!!我是被派来的!!!求您饶了我!!!!”
 
“......那我再问你......”樱井翔掐着对方的脖子愈发用力,“我和大野智的事情,是不是也和我父亲有关?”

tbc























碎碎念:所以,这是一个悬疑剧????
(|||O⌓O;)

av20384372
141101夏威夷sp

作为大嫂,我的梦想之一……

和润润买买买……

如果是他买单更好了(不是)

跑题了()

祝润润生日快乐!🎂🎂🎂
(っ╹◡╹)ノ❀

av20384372
进度条19:18位置可以看到截图这一幕,由于跳转太快截糊了……
山组的袜子居然是情侣色!!!
而且仔细看其他门把和嘉宾的袜子都不一样,只有山组二人(嘿嘿嘿嘿)
显微镜糖(○’ω’○)

真相(山)8

又是一个工作日的早晨,马内甲形色匆忙地跑进乐屋,对大野智说了句“大野桑,不好了”的时候,另一旁的松本润才明白过来。
 
那大概不是幻觉。
 
“大野智,希望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气急败坏的高层挥着手上一个厚厚的纸袋。
质问的对象没有做声。
高层用力一甩,纸袋掉落在地上,一叠叠纸片上印着两个互相拥抱的男人、接吻、凝视着对方笑得灿烂......
 
大野智蹲下身,试着去收起那些相片,却发现此刻的自己浑身没有力气,伸出手都困难。
 
高层看到对方的行为再加上默不作声,更是气得火冒三丈,“大野智,你疯了?”转过身拿起桌上一堆的报纸一并扔向对方。
 
大野智好像感觉不到、听不见似的,继续自己的动作,这次他顺势双膝跪在地上,僵硬地捡着纸片和报纸。
 
一旁的马内甲看着领导快要杀人的眼神,小小地出声,“大野桑,你说说话啊......”
 
大野智依旧没有回应,直到他收完,室内的气温也因高层的愤怒降至冰点,他深深地低下头开口道:“真的非常抱歉。”
 
“抱歉?大野智,你是不是认为你说一句对不起认了错就了事,然后我们开个记者发布会和广大粉丝道歉、断绝恋爱关系就可以了?是,是是是......如果只是你和一般女性谈个恋爱我们可以这么做。但是你好死不死去和樱井翔谈恋爱......”说着,高层讥讽地笑了笑,“大野智,你也不想想我为什么只叫了你来,而没有叫他?”
 
大野智明显地颤抖了一下,垂放在大腿上的双手慢慢地握紧。
 
“樱井翔的家世我们不敢得罪,你跟他......”高层狠狠地拍了拍大野智瘦削的肩膀,“是两个世界的人。”
 
“我相信翔君。”
 
大野智缓缓抬起头,眼角发红,黏黏糊糊的口音语气却是十分的坚定,“两个世界又怎样,我爱他,我相信翔君也是爱我的。”
 
“好啊......”高层抹了把脸,试图让自己冷静,冷冷地看着大野智,“今天开始,arashi的番组暂停......大野智,你可以走了......”停了停,“我就等着你求我,再给你工作。”
 
大野智垂下眼,起身略过马内甲的一脸担忧,推门而出。
 
大野智将那一纸袋的相片都揣在怀里,抱得很紧。
 
在他身后,刚刚在高层办公室门外听到一切的松本润,看着自家leader的身影,叹了口气。
 
 
在看到来电显示是自家门把的时候,二宫和也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喂?松润,怎么了?”
“nino,leader他不见了!”
“怎么回事?!”
在听了松本润诉说的来龙去脉后,“所以,现在翔酱在哪?”
“我刚刚打了电话,但是提醒的是已经关机了。”
“那你继续在公司附近找一找,我这就来!”
 
大野智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无助过。
简略伪装下的大野智,走在路上不知所措。
现在的他只想着见到樱井翔。
电话打了无数次,都只有冰冷的人工提示音传来。
翔君,翔君,翔君......
 
“大野桑和樱井桑的事情是真的吗?!他们真的在一起了?”路边一个女高中生握着手机惊呼出声。
“肯定是真的了,你看那个照片说明了一切啊!”
“也有可能是p的啊......”
“真是恶心,我还那么喜欢过他们呢......”
 
大野智已经无暇去顾及这些风言风语,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要翔君在身边,这一切都可以无所谓。
只要我们相爱,别人怎么说,我都不在乎。
 
失了心神的大野智没有发现自己已经被路人所关注到,一群人议论纷纷围了上来,“是大野桑吗?!!”
一时间,大野智就被疯狂的粉丝包围住。
“大野桑,我是你的粉丝!!!我好喜欢你!!!”人群里一个女孩子激动地吼着,试图去和大野智牵手。
“喂喂喂,这里居然还有傻子喜欢这个骗子呢~而且还是个同性恋骗子哈哈哈哈!”另一个人嘲讽地笑着。
围上来的人们听见这句话便往后退了几步,拍了拍衣服,怕感染到什么细菌似的,低声讥笑开来。
那个一开始表白的粉丝因为那个人的话,愣了愣,尴尬得羞红了脸,不再敢做声。
 
大野智被围堵在路中,使劲压了压帽子,低着头。
那个出头嘲讽的男子一大步向前,掀开了大野智的帽子,扔到远处,笑得丑恶,“死同性恋不敢见人啦,现在才觉得丢人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野智没有发出声响,用手抱住头蹲下身,遮挡着众人的目光。
 
翔酱,翔酱,翔酱........
翔酱,你在哪......
 
直到交警吹着哨笛来指挥交通拥挤,人群这才慢慢散开。
下一秒,大野智感到自己被一个有力的臂膀拉起身,惊喜地抬头——
“翔——” “leader!我终于找到你了!”
看清来人是松本润后,大野智的声音戛然而止,眼神也一瞬间灰暗下来。
看到大野智一下子黯淡的神情,松本润悻悻然地放开了手,“leader,你要去哪?我们都在找你!”
“我去找翔酱,我要去见他。”大野智转过身,“......松润,影响了团队真的抱歉,但是我现在真的要去找他......”
“不可以!”熟悉的声音传来,阻止了大野智的步伐。
回过头,跑着过来气喘吁吁的二宫和也走到大野智跟前,“大野智,你现在不可以去!”

“为什么不可以!这件事情事关我们两个人!我要去找翔酱,一起去面对这件事情!”大野智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全世界都在阻止他。
 
“大野智,翔酱现在被他爸禁足了。”nino拿起手机对着大野智。
屏幕上显示着来自匿名者的邮件。
 
Nino,我是樱井翔,我被困在家里,告诉智,现在不要来找我,照顾好自己。
 
这一秒,大野智觉得自己离樱井翔,越来越远。

tbc























碎碎念:我……是不是要被打了(|||O⌓O;)

突然间的sk感σ`∀´)σ

ฅ•̀∀•́ฅ

真相(山)7

之后的日子里,确定关系的大野智和樱井翔达成了一种无形的默契,维持着门把爱和恋人之间的微妙暧昧关系。
在台面上偶尔的亲密接触也渐渐坦然,粉丝眼里的cp发糖,对于他们自己来说也是略有放肆的情调。
 
Nino发现了这两个人在那一晚后的异常。
他还记得,天神祭次日早晨去敲樱井翔的房间,来开门的樱井翔尚未扣紧的领口处露出的肌肤上的斑斑红点,还有对方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立刻用手遮掩脖颈的可疑举止。
不仅仅如此。
而且进去后,利达看见自己进来后一同于樱井翔地用手拢了拢领口,耳根发红、眼神躲闪的样子,nino愈发对自己的质疑产生肯定。
 
Nino手里把弄着早已通关的游戏机,偷偷观察着现在在乐屋里等待节目番组开录的arashi的大家。
看着对面用面朝沙发背的诡异姿势睡着的大野智,以及坐在一旁看着报纸却时不时瞄向大野智抿嘴偷笑,还蹑手蹑脚帮忙盖了条毯子的樱井翔。
 
绝对是事后了。
Nino默默地在心里这么说了一句。
他并不惊讶,因为大野智太容易被猜透,喜欢樱井翔这件事情也不例外。
而且八成大野智这个傻瓜还不知道相叶雅纪和自己的事情,也不知道其实arashi里除了大野智和樱井翔两个当事人,其他人都知道他们互相喜欢对方,所以一直在顾虑而不敢坦诚面对。
Nino一直都看破不说破,其一是因为这是大野智自己的事情,他无权涉及和过问。
其二,则是因为就他看来,樱井翔和大野智并不适合在一起。
 
至少现在的他们,并不适合。
 
现在这两人大概是互相坦白了心意,但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nino也无法预测。
摇摇头,站起身,他走向乐屋另一边沙发上的相叶。
 
所以二宫和也你自己呢?真的适合和相叶雅纪在一起吗?
“怎么啦?”看着向自己走来的nino,相叶放下手机问道。
“没。”
Nino靠在对方身旁,继续玩起了游戏机。
 
这个问题二宫和也回答不来。
因为他从来不是因为合不合适而和相叶雅纪在一起。
 
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一帆风顺、风平浪静,简单而平和到他们甚至都忘记了这份恋情事实上是个定时炸弹。
然而岚15周年的演唱会一系列繁忙工作如期而至,这份隐患便被压在了最深处。
    
落地到夏威夷的每一个夜晚,大野智都在哭。

初入社后作为jr学习舞蹈、音乐的基础功底,到后来去京都两年的历练,再到作为岚的一员出道,从籍籍无名到现在的前程似锦、一路上有陪伴有分别,寻寻觅觅一路过来,忍受住只能录制深夜节目和危险番组以及各种难堪外景,五个人挤在清冷的地下室吃着简陋的盒饭,工作一天回家看到母亲留了灯在家门口等待的身影......

大野智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幸运于自己当初面对其他四人决定放弃重新来过时,作为队长唯一一次硬性要求说出的“不要”和那一句“如果眼下的事情都做不好还能做什么”。

幸运于门把在那个时候应下了他的请求,同他一起走过后面的时间。

幸运于这一切的努力终有回报。

幸运于,他没有辜负arashi对粉丝的约定。
 
“我们会做到,让你们觉得喜欢上‘arashi真是太好了’这件事!”
 

“翔酱,我们做到了......”阳台上,大野智眺望着月光下的海畔。
樱井翔走上前,牵住对方的手,“是,我们做到了。”
大野智回过头,樱井翔坚定地看着自己,瞳孔闪烁着光辉,月色下笑得温柔,好像回到了当初年少的翔君,虽然没有染着一头叛逆的金发,但是骨子里还是那只闪耀的小狮子。
眼前这个人,也是我的。
大野智的每根理性的神经在这段时间里似乎崩断,泪水不断外溢,下一秒又哭成了一个水人。
“呜呜......翔酱,我好幸福.......我真的好幸福......”
抹了抹眼前人满溢的泪水,樱井翔感动而兴奋,“尼桑,我知道。”
大野智哽住泪,“看见翔酱我就忍不住了......”说着又淌出泪来。
樱井翔无奈又好笑,只能宠溺地摸了摸对方毛茸茸的脑袋,“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
“呜呜呜呜......不行了......我要再喝!”大野智用手使劲搓着眼睛,这泪珠就不曾断过,哗啦哗啦往下掉。
樱井翔笑了出来,凑上前吻住了这张不断发出啜泣声的小嘴,一时间,大野喵这才安分下来。
看来,今晚要好好哄着小猫了~
 


隔壁房间里循声而走出阳台的松本润看到这边房间阳台的情况,表示没眼看。
正准备回头的他,无意间瞟到隔着大概两个房间距离的另一头阳台上,一瞬刺眼的闪光一下子消失在黑夜里。




是幻觉吗......?




tbc
















碎碎念:大嘎吼我肥来啦(っ╹◡╹)ノ❀
码这一节的时候哭了
心疼智宝宝
所以,来祈愿一波资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相(山)6 (R)

都能经过老福特考验的肉沫渣,那大概是极品婴儿车了……





夜色已深,街道上的路人寥寥无几,倒是临街的酒馆里时而传来喧闹。
两人来到和相叶他们约定的酒馆门前一段距离时,恰好前方有一群醉酒上班族迎面走来,樱井翔有点不自然地松开了牵着大野智的手,等到与那群人擦肩而过后这才又牵了上去。
大野智顿了顿,抿住嘴唇没有说什么。
来到酒馆前,还没等樱井翔先松开,大野智就先一步松手,“翔君,不要害怕”,这么说着,没再看对方的反映,便拉开了门,走了进去。
樱井翔无言,只能先跟了上去,搭上了大野智的肩膀,“尼桑......怎么啦?生气了?”,低下头小声询问。
大野智还没来得及回答,服务员便帮忙拉开了相叶定好的包厢门,也就在这一瞬间,樱井翔收回了手臂,两人保持一拳之隔的距离,好似什么事情也没有般。
“我们来了~”看着嬉笑着进了包厢,对其他门把一脸惊讶于利达的出现,自然回答原因的樱井翔,大野智有了一瞬的迷惑。
 
他明白樱井翔的意思。
他本就知道,他本就应该知道。
只是他没想到事实的残酷。
来得这么快。
 
抑制住内心的苦涩难言,大野智微笑了一下,便进去坐下。
在团体中本就少话的他,此时的默不作声也没有引起门把们的怀疑,大家照常喝着酒、说着最近发生的趣事,吃着不知名却觉得唔麦的下酒菜。
    无心听着樱井翔和相叶、松润三人的闲聊,大野智只顾着一杯又一杯的啤酒下肚。
一旁的nino似乎看出了大野智的不愉快,按下了正准备继续下一杯的大野智的手,“吃点菜,不要一直喝,伤胃。”
大概是有点喝上头了,笑得软软的大野智摇了摇头,“没事,没事......”又扯开了nino的手。
Nino也不再阻止,就静静地看着他一会儿,夹了些菜放进对方的碗里,“发生什么了吗?”
大野智没有回答,但是倒酒的手却抖了一下,洒出许多。
Nino看破却不说破,只是轻轻笑了声,“真的是欧吉桑啊你,手都抖啊抖的了~”说着还模仿着抖着手。
大野智看着对方故意抖动的小小只的汉堡手,不由得fufufufu地笑出来。
看见对方的笑,nino这也才稍稍放下心来,继而又故意又手捏向大野智的大腿,听着对方喊着“呀咩咯”然后哼哼地笑出声。
 
另一边正和松润他们喝着酒的樱井翔轻轻扫了大野智和nino一眼。
把这一幕全都看在眼里。
尤其是在大野智聊着聊着突然和nino一起笑出来的时候,已经喝得很欢的松润和相叶并没有发现,樱井翔放杯子时发出“砰”的一声响,表情也渐渐僵硬。
 
这天晚上,大概只有nino和樱井翔没有喝多,其他三人都是醉烂如泥的状态,于是二人就默契地分别拦了一辆的士,nino带着松润和相叶,而樱井翔照顾大野智。
其实nino是有一点怨念的,因为毕竟是两个比自己高大不少的成年男子,担负起来还是比较吃力,本想着让樱井翔再担负一个的时候,看见对方一脸不容外人介入他和大野智的二人世界的样子,nino便噤了声,只能默默承受这份苦力活。
但同时,他也发现了些什么。
在利达和翔酱之间......
 
在的士上,樱井翔压低了帽子,同时也帮忙用衣服遮住大野智的大半张脸,以免前面的司机发现些什么。
看着怀里睡得不大安稳,嘟嘟囔囔说着什么也听不大清的大野智,樱井翔用手抚平了那皱起的八字眉,捏了一把柔嫩的脸蛋。
抬起头的一瞬间温柔的眼神便淡然无存,樱井翔望向窗外,路边的灯影倒映在他的瞳孔上,看不清神情,一片漠然。
 
终于回到酒店房间,将大野智放回自己的床上,樱井翔这才松了一口气。
回想到刚才和nino一起到达酒店大堂前,nino询问需不需要再给利达开一个房间的时候,自己立马回答不用后对方的眼神......
樱井翔不愿意再多想,只希望nino没看出什么来,即便看出来,也不希望他说出来。
毕竟太冒险了。
 
“唔......”床上的大野智不安分地踢着腿,“好热......嗯......”又扯了扯衣帽。
樱井翔将温度稍微调低后,想着要不要叫醒尼桑去洗澡,还是......似乎想到什么不太妙的东西,樱井翔投向床上大野智的眼神突然就飘忽不定起来。
“......嗯.....翔君~”大野智小小地叫了一声,“翔君......你......不要害怕好不好?”
虽然声音很浅,但是樱井翔还是听清了,他没有做声,也没有动作,只是一脸无奈,抚弄了一下大野智的脑袋。
樱井翔知道自己在害怕吗?
他当然知道。
 
 
最终他还是打算叫醒大野智。
“尼桑......尼桑?尼桑,你醒醒......”樱井翔拍了拍,“醒一醒尼桑~去洗个澡会舒服些~”
大野智恍恍惚惚间听见樱井翔的呼唤,迷糊地睁开双眼,直到眼前人成形,这才慢慢坐起身来打量四周。
“.......翔君?这是在哪儿?”
“这是在酒店,我的房间里。”樱井翔挠了挠头,很自然地接了个谎,“酒店房间不够了,nino去照顾相叶和松润了,我照顾你,所以我就带你来我房间里了。”
大野智完全没有在意这句话的真伪,默默地点了点头,“......那今晚我睡地铺吧。”
“尼桑......你在开玩笑吧?”樱井翔笑了笑,玩味地看向大野智。
“嗯?”
“尼桑难道酒后就忘记了我们在一起了吗?”樱井翔带着撒娇的语气,坐在床边拉扯起大野智的衣袖,好似委屈的小媳妇。
大野智这才反应过来,耳根泛红,“那......那我们......”
“当然是睡在一起啦~”樱井翔“呼”的一声,拉着大野智再次躺回床上,保持着侧躺与自己面对面的姿势。
樱井翔目光如炬,让大野智竟不知道应该下一步该怎么办。
“尼桑......”樱井翔慢慢靠了过来,让两人的脸就保持在毫厘之差,“可以吗?”
大野智被这么近距离的爱意冲击得愣住,僵硬且害羞地更加不知所措。
可以......可以什么?
还未等大野智回应,樱井翔便笑着吻了上去,舌尖不断纠缠。
大野智也慢慢沉溺其中,闭上了眼,让自己的行动来回应这份冲动。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慢慢褪去互相的衣物,樱井翔坐起身,让大野智双腿分开坐在自己腿间,面对面的姿势下,樱井翔看着对方眼神飘忽的样子笑了,一只手抚上对方的胸前凸起,另一只继续向下探去,直到触及那隐秘处不断揉搓,感觉到敏感部位被抚摸的大野智不由得颤抖身体,发出难耐的喘息。
“尼桑,你好敏感。”樱井翔说着,磁性的低音和自己无法克制的喘声在房间里回荡交织让大野智感到加倍的羞耻,偏过头去硬咬住下唇。
“不要......尼桑你不要忍,让我听你的声音好不好?”樱井翔继续着手里恶劣的动作,却大睁着双眼撒娇地哄着怀里人。
翔君真是太狡猾了......难以拒绝樱井翔的大野智随即又松了口,娇喘声却因为被更加剧烈的抚摸下在耳畔愈发清晰。
“嗯.....啊......嗯哈......嗯......翔酱......我不行了...哈.....”
下一秒,随着一阵剧烈的颤抖,大野智便释放在樱井翔的手里。
樱井翔也没有擦掉,“尼桑真的好可爱......”
还喘着气没来得及炸毛反驳的大野智,在感受到樱井翔的手指向自己后面更深处探入时,一下子僵硬住,“嗯.......翔酱你......”
“现在,是不是轮到尼桑来满足我了?”樱井翔将头靠在大野智的肩膀上,嘴凑近怀里人的耳边,吹了口气。
顿时,大野智感觉自己的半边身子都是酥麻的,无法动弹,只能任由对方放肆地品味。
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叫嚣着,好像将灵魂出卖给了恶魔般,惧怕而渴望贪婪着这一切。

tbc








碎碎念:肉渣渣(¦3[▓▓]本来想好都是清水……但是还是难以控几我记几( •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