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楠子

真相(山)6 (R)

都能经过老福特考验的肉沫渣,那大概是极品婴儿车了……





夜色已深,街道上的路人寥寥无几,倒是临街的酒馆里时而传来喧闹。
两人来到和相叶他们约定的酒馆门前一段距离时,恰好前方有一群醉酒上班族迎面走来,樱井翔有点不自然地松开了牵着大野智的手,等到与那群人擦肩而过后这才又牵了上去。
大野智顿了顿,抿住嘴唇没有说什么。
来到酒馆前,还没等樱井翔先松开,大野智就先一步松手,“翔君,不要害怕”,这么说着,没再看对方的反映,便拉开了门,走了进去。
樱井翔无言,只能先跟了上去,搭上了大野智的肩膀,“尼桑......怎么啦?生气了?”,低下头小声询问。
大野智还没来得及回答,服务员便帮忙拉开了相叶定好的包厢门,也就在这一瞬间,樱井翔收回了手臂,两人保持一拳之隔的距离,好似什么事情也没有般。
“我们来了~”看着嬉笑着进了包厢,对其他门把一脸惊讶于利达的出现,自然回答原因的樱井翔,大野智有了一瞬的迷惑。
 
他明白樱井翔的意思。
他本就知道,他本就应该知道。
只是他没想到事实的残酷。
来得这么快。
 
抑制住内心的苦涩难言,大野智微笑了一下,便进去坐下。
在团体中本就少话的他,此时的默不作声也没有引起门把们的怀疑,大家照常喝着酒、说着最近发生的趣事,吃着不知名却觉得唔麦的下酒菜。
    无心听着樱井翔和相叶、松润三人的闲聊,大野智只顾着一杯又一杯的啤酒下肚。
一旁的nino似乎看出了大野智的不愉快,按下了正准备继续下一杯的大野智的手,“吃点菜,不要一直喝,伤胃。”
大概是有点喝上头了,笑得软软的大野智摇了摇头,“没事,没事......”又扯开了nino的手。
Nino也不再阻止,就静静地看着他一会儿,夹了些菜放进对方的碗里,“发生什么了吗?”
大野智没有回答,但是倒酒的手却抖了一下,洒出许多。
Nino看破却不说破,只是轻轻笑了声,“真的是欧吉桑啊你,手都抖啊抖的了~”说着还模仿着抖着手。
大野智看着对方故意抖动的小小只的汉堡手,不由得fufufufu地笑出来。
看见对方的笑,nino这也才稍稍放下心来,继而又故意又手捏向大野智的大腿,听着对方喊着“呀咩咯”然后哼哼地笑出声。
 
另一边正和松润他们喝着酒的樱井翔轻轻扫了大野智和nino一眼。
把这一幕全都看在眼里。
尤其是在大野智聊着聊着突然和nino一起笑出来的时候,已经喝得很欢的松润和相叶并没有发现,樱井翔放杯子时发出“砰”的一声响,表情也渐渐僵硬。
 
这天晚上,大概只有nino和樱井翔没有喝多,其他三人都是醉烂如泥的状态,于是二人就默契地分别拦了一辆的士,nino带着松润和相叶,而樱井翔照顾大野智。
其实nino是有一点怨念的,因为毕竟是两个比自己高大不少的成年男子,担负起来还是比较吃力,本想着让樱井翔再担负一个的时候,看见对方一脸不容外人介入他和大野智的二人世界的样子,nino便噤了声,只能默默承受这份苦力活。
但同时,他也发现了些什么。
在利达和翔酱之间......
 
在的士上,樱井翔压低了帽子,同时也帮忙用衣服遮住大野智的大半张脸,以免前面的司机发现些什么。
看着怀里睡得不大安稳,嘟嘟囔囔说着什么也听不大清的大野智,樱井翔用手抚平了那皱起的八字眉,捏了一把柔嫩的脸蛋。
抬起头的一瞬间温柔的眼神便淡然无存,樱井翔望向窗外,路边的灯影倒映在他的瞳孔上,看不清神情,一片漠然。
 
终于回到酒店房间,将大野智放回自己的床上,樱井翔这才松了一口气。
回想到刚才和nino一起到达酒店大堂前,nino询问需不需要再给利达开一个房间的时候,自己立马回答不用后对方的眼神......
樱井翔不愿意再多想,只希望nino没看出什么来,即便看出来,也不希望他说出来。
毕竟太冒险了。
 
“唔......”床上的大野智不安分地踢着腿,“好热......嗯......”又扯了扯衣帽。
樱井翔将温度稍微调低后,想着要不要叫醒尼桑去洗澡,还是......似乎想到什么不太妙的东西,樱井翔投向床上大野智的眼神突然就飘忽不定起来。
“......嗯.....翔君~”大野智小小地叫了一声,“翔君......你......不要害怕好不好?”
虽然声音很浅,但是樱井翔还是听清了,他没有做声,也没有动作,只是一脸无奈,抚弄了一下大野智的脑袋。
樱井翔知道自己在害怕吗?
他当然知道。
 
 
最终他还是打算叫醒大野智。
“尼桑......尼桑?尼桑,你醒醒......”樱井翔拍了拍,“醒一醒尼桑~去洗个澡会舒服些~”
大野智恍恍惚惚间听见樱井翔的呼唤,迷糊地睁开双眼,直到眼前人成形,这才慢慢坐起身来打量四周。
“.......翔君?这是在哪儿?”
“这是在酒店,我的房间里。”樱井翔挠了挠头,很自然地接了个谎,“酒店房间不够了,nino去照顾相叶和松润了,我照顾你,所以我就带你来我房间里了。”
大野智完全没有在意这句话的真伪,默默地点了点头,“......那今晚我睡地铺吧。”
“尼桑......你在开玩笑吧?”樱井翔笑了笑,玩味地看向大野智。
“嗯?”
“尼桑难道酒后就忘记了我们在一起了吗?”樱井翔带着撒娇的语气,坐在床边拉扯起大野智的衣袖,好似委屈的小媳妇。
大野智这才反应过来,耳根泛红,“那......那我们......”
“当然是睡在一起啦~”樱井翔“呼”的一声,拉着大野智再次躺回床上,保持着侧躺与自己面对面的姿势。
樱井翔目光如炬,让大野智竟不知道应该下一步该怎么办。
“尼桑......”樱井翔慢慢靠了过来,让两人的脸就保持在毫厘之差,“可以吗?”
大野智被这么近距离的爱意冲击得愣住,僵硬且害羞地更加不知所措。
可以......可以什么?
还未等大野智回应,樱井翔便笑着吻了上去,舌尖不断纠缠。
大野智也慢慢沉溺其中,闭上了眼,让自己的行动来回应这份冲动。
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慢慢褪去互相的衣物,樱井翔坐起身,让大野智双腿分开坐在自己腿间,面对面的姿势下,樱井翔看着对方眼神飘忽的样子笑了,一只手抚上对方的胸前凸起,另一只继续向下探去,直到触及那隐秘处不断揉搓,感觉到敏感部位被抚摸的大野智不由得颤抖身体,发出难耐的喘息。
“尼桑,你好敏感。”樱井翔说着,磁性的低音和自己无法克制的喘声在房间里回荡交织让大野智感到加倍的羞耻,偏过头去硬咬住下唇。
“不要......尼桑你不要忍,让我听你的声音好不好?”樱井翔继续着手里恶劣的动作,却大睁着双眼撒娇地哄着怀里人。
翔君真是太狡猾了......难以拒绝樱井翔的大野智随即又松了口,娇喘声却因为被更加剧烈的抚摸下在耳畔愈发清晰。
“嗯.....啊......嗯哈......嗯......翔酱......我不行了...哈.....”
下一秒,随着一阵剧烈的颤抖,大野智便释放在樱井翔的手里。
樱井翔也没有擦掉,“尼桑真的好可爱......”
还喘着气没来得及炸毛反驳的大野智,在感受到樱井翔的手指向自己后面更深处探入时,一下子僵硬住,“嗯.......翔酱你......”
“现在,是不是轮到尼桑来满足我了?”樱井翔将头靠在大野智的肩膀上,嘴凑近怀里人的耳边,吹了口气。
顿时,大野智感觉自己的半边身子都是酥麻的,无法动弹,只能任由对方放肆地品味。
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叫嚣着,好像将灵魂出卖给了恶魔般,惧怕而渴望贪婪着这一切。

tbc








碎碎念:肉渣渣(¦3[▓▓]本来想好都是清水……但是还是难以控几我记几( • ̀ω ⁃᷄)✧

真相(山)5

“翔君......应该很困扰吧......”大野智垂下头,“不过我实在无法忍住对你的感情了,我想说出来......不管你是否接......”
“我也是!”樱井翔立马打断了面前这个有着毛茸茸的脑袋像个猫咪一样的人,“尼桑,我喜欢你。”
被这份从天而降的幸福冲昏了头脑的大野智,感觉一股热流从头部流至全身的各个角落,身边似乎飘荡着粉色泡泡,缓缓抬起了头,喜悦之情满溢于心。
樱井翔真是爱死了眼前这个人的小鱼状眼尾,被帽子压下的俏皮刘海也呲溜出来,脸蛋红彤彤的,咧嘴笑出了两颗小虎牙,眼里泛着星光,还能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大野智是我的。
一下子抱住了对方,在颈间深深吸了一口大野智独有的奶香味,樱井翔感觉自己在做梦般。
嗅到樱井翔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宽大的胸怀给自己带来的安心感是无与伦比的,大野智又一次想哭。
于是他真的哭了。
“怎么了?怎么了?抱太紧了吗?难受了?还是怎么了?”樱井翔感觉到怀里人的不对劲,急忙询问着打算松开,却被对方抱得更紧。
“......不要!翔君是笨蛋!再抱紧一点!”大野智在怀里闷声嘟囔着。
“噗~”樱井翔笑得胸腔一个劲震荡着。
“......”大野智也是被他笑得面红耳赤,“只是......只是太开心了而已,因为翔君也喜欢我这件事......”
这下轮到樱井翔也红透了一整颗脑袋,“笨......笨蛋!”
“fufufufu~翔君好可爱~”大野智嬉笑着还捏了把樱井翔腰边的软肉。
似乎被调戏了呢......
嘛,只要大野智是我的,怎么样都可以!
 
真是笨蛋情侣。
但是只要互相喜欢,傻气也是一种情调。
 
于是这对小甜蜜一直就保持着抱抱的姿势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其中一人感觉到身体都已经僵硬这才放开。
“啊~真是不能不服老了啊~欧吉桑team了呢......”樱井翔一脸感慨地揉着肩膀和手臂。
“fufufufufu~”
 
不过刚刚抱在一起没有看到对方的脸,现在承认关系后对视着,两人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暧昧的氛围下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尤其是大野智在看到樱井翔看着自己的眼神里总觉得比表白前多了点欲望的色彩......
“咳!”大野智清了清嗓子,避开了对方太过炙热的目光,“翔君......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啊?”
樱井翔看到大野智不自然的样子,想着尼桑实在太可爱了好想亲亲他产生了各种头脑风暴,但是表面上还是要摆出一副正经平淡的样子,“因为......”差点把自己因为十年前的事情才来说了出来,傲娇的樱井翔宝宝机智地拿相叶做了借口,“因为相叶邀请我和他还有nino和松润一起来天神祭。”
“哦......”虽然得到了樱井翔爱的告白,但是听到这个回答的大野智还有一点低落,果然翔君不记得了啊......
樱井翔看着眼前的面包脸明显一下子皱起来的样子,心里给前一秒找借口回答的自己扇了一个大大的巴掌,樱井翔你真是傻透了,都告白了还这么别扭干嘛!!!
“其......其实,我是因为十年前我们就在这里相遇,所以......”樱井翔小心翼翼地说着。
眼瞅着面包一下子多云转晴,kiraKira的眼睛看了过来,下一秒又抱住了樱井翔,“最喜欢翔君了~”
樱井翔不由得喜上眉梢,面包投怀送抱自己的心情也飞上云端,正想回抱住,却被对方拉开距离。
但下一秒,嘴唇上一瞬间温热的触感袭来——
樱井翔瞪大了双眼,傻傻看着近在咫尺闭着眼脸色微红的大野智,甚至忘记了呼吸。
青涩的吻技显得格外的可爱迷人,而且发觉对方似乎只想碰一下就离开,于是樱井翔便开始逐渐加深这个吻由此来好好“惩罚”一下这个小妖精。
灵巧的舌头在唇瓣上滑过一圈,终于撬开小嘴,探寻到对方的小舌不断交缠打转,难舍难分。
终于感觉到对方的呼吸不畅,虽然贪恋大野智因为氧气缺失而短促的低喘,但是睁开眼看到他皱起的小八字眉,一脸委屈的样子,樱井翔还是放过了对方。
大野智看着两人唇瓣的分离带着丝丝晶莹,不由得再次红了脸,甚至泛及耳根,一脸纯真的样子仿佛最先吻上来的人不是他一样。
“尼桑,真是狡猾呐~”樱井翔舔了舔嘴角,看向勾引着他却不自觉的大野智。
大野智真的想挖个洞钻进去。
真是太羞耻了......
但是又回想到刚刚翔君认真接吻的样子,还有自己难以压抑的喘息......
大野智默默地用手捂住了脸,羞涩又甜蜜的感觉。
 
樱井翔却不再给他缓神的机会,牵住对方的手,“走吧,尼桑~我们去找相叶他们。”
大野智垂下眼神看着十指相扣的两只手,又抬起头看向樱井翔,“嗯。”
 
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在这一秒。
翔君,是我的翔君。
大野智这么想着。
 
月色下,两人逐渐走远的身影被拉长,最终融为一体。
樱井翔和大野智的人生,在此刻。
不断交织。
 
 
 
 
“咔嚓——”从他们走远后,一旁的灌木丛里发出了细微的声响,被隐没在夏日的蝉鸣里。
 

tbc
















碎碎念:这糖绝对是真的:)相信我:)

真相(山)4

樱井翔怎么可能会忘记。
只要是和大野智有关。
那就是他的全部。
 
他不是没有想过,向大野智提出一起再去天神祭这样的邀请。
但就在拨号的前一秒,停下手指的动作。
这样,会很奇怪吧?
又不是情侣的周年纪念......
尼桑他,应该也会困扰吧......
回想上次大野智因为与自己太过亲密而推阻,樱井翔犹豫了。
 
真是狠心呐。
下一秒,他便决定只身前往。
就让我再放纵自己一次吧,关于喜欢大野智这件事。
即便对方不知道,自己也不希望他知道。
 
正准备出发前,却接到了相叶的电话。
“莫西莫西~翔酱~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天神祭吗?Nino和松润也一起哦~”
樱井翔愣了下,明显没有想到为什么门把约着一起去参加。
“好意外呢,你们怎么突然想去了?”
“哎呀,因为难得的休息日和他们聊着说去一些有夏天感觉的地方玩一玩,哦虾咧的松润就提议去啦哈哈哈~”电话另一头在相叶说完这句话后隐约传来nino的小尖嗓,“笨蛋要去还不来收拾行李!!!”相叶似乎掩住了手机,声音没刚刚那么清楚,但还是听见他回复道,“哎呀nino你不要这么大声啦~我等会就收拾!”还伴着傻笑。
樱井翔不知道是自己最近太过敏感还是怎么回事,总觉得相叶和nino的对话里藏着不一样的味道了......
大概是觉得自己想多了,回过神,他回答相叶:“好啊,一起去吧。”
一切都没有变,天神祭的氛围依旧洋溢着欢乐。
比起十年前,只是少了樱井翔和大野智的并肩同行。
世界依旧在转动,时间依旧在流逝。
身边的人却没能再握紧。
樱井翔苦涩地笑了笑,听到前头松润的呼唤,这才慢慢走上前去。
“怎么了?”松润看他无精打采的样子,关心地问道。
“嗯?没有啊,只是夜景太美了,看出神了哈哈。”樱井翔强打起精神,露出微笑。
“是呐~真的好美......有一种The summer的感觉。”
“哈哈哈哈哦虾咧,真的是哦虾咧的MJ呐~”
被松润傲娇地一瞥拉开距离后,樱井翔一下子恢复了平淡的脸色。
累了。假装振作什么的。
但却在下一秒似乎发现了什么。
前方相叶和nino两人的手不知何时开始十指相扣着,看两人嬉笑着讨论着,似乎觉得这样是理所当然的。
虽然有乔装打扮过,但是二人似乎毫不在意这样的举止是否会被他人发现。
樱井翔却在他们身后捏了一把汗。
 
“你在担心什么?”不知何时又回到樱井翔身侧的松润,看着他问道。
什么......?
樱井翔的内心吓了一跳,转过头看着松润。
“你在担心什么?”
我在担心什么呢?
大概是在担心,相叶和nino是不是喜欢上了?担心这两人没有注意到可能会被人发现他们的关系?担心这样是不是会影响岚?
担心他们会被嫌恶。
担心他们的前途会因为这份喜欢而作废。
 
“只要你不去在意,没有人会去注意。好好享受现在吧,翔桑。”松润看着愣住的樱井翔,点点头,便走上前揽住相叶和nino的肩膀。
松润说的没错。
樱井翔这些所谓的担心,都是自己过度在意的产物。
自己的自卑、胆怯、在意,所以误以为大家都在注意。
其实抬头看一下,人们都沉浸在节日的氛围中,并不在乎擦肩而过的其他人是谁、在做什么。
真相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不说破,谁都无法断定是真是假。
没有人会永远在意别人的是非。
自己却因为别人短暂的异议而不迈出那一步......
始终在自欺欺人。
 
天神祭的庙会烟火结束后,相叶一行人约着去松润认识的一家店里喝酒继续下轮的夜晚狂欢。
樱井翔本想婉拒,但是无奈松润对喝酒的热情邀约,于是只好退一步勉强说想先散散步等会儿再去找他们。
分别后,正准备往另一个方向离开的樱井翔,却看到在庙会结束后空荡的街道边上,一个小小的身影跪坐着。
夜色里有些昏暗,为了看清楚他走上前。
视线逐渐清晰,樱井翔却发现这个背影意外熟悉......
“......尼桑?”踌躇许久,他终于唤声。
 
大野智一开始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听,甚至抱着即便是幻觉自己也愿意的态度回过头,仍带着满脸泪痕看向来人,这下才是真的被震住。
正是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
真的是他。
他没有赌输。
 
樱井翔更是被吓了一跳,心里一开始还想着如果真的是尼桑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又庆幸还有相叶邀请他这个理由来避免尴尬。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在看到回过头来哭成泪人的那张脸后,自己的眼眶似乎也开始发红。
“尼桑,你怎么了,为什么在这里......哭了?”
 
大野智看着樱井翔,没有回答他的疑问,就维持着自己跪坐着、对方半弯腰的姿势,世界似乎都静止般。
久到樱井翔都被盯得脸红,刚想拉大野智起身说些什么的时候,被对方阻止。
 
“樱井翔。”大野智带着浓重的鼻音,“我喜欢你。”
 
这一刻,樱井翔觉得,自己的余生会永远沦陷在大野智这个意外里。





tbc





碎碎念: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真相(山)3

大野智不再是当年那朵高岭之花,樱井翔也再不是当年那个叛逆少年。
他们之间似乎形成了一种无形的默契。
努力让双方的人生以两条平行线的趋势延伸贴近,又强迫分离。
却不再交集。
 
夏日的倦意袭向大野智,难得的休息日里,他瘫倒在沙发前的地板上,望着天花板出了神。
“今天......”他顿了顿,“是7月25日呢......”
 
十年了。
和樱井翔在大阪天神祭上的偶然相遇至今已经有十年了。
 
大野智是个相信命运的人。
他一直觉得,如果自己第一次与某一个人相遇就对上了眼,那可能只是偶然,但是第二次再次相遇的话,他会上前。
因为那就是命运。
 
一股冲动促使大野智起了身,进了屋,拿出很久以前就写满的一本日记,开始翻看起来。
终于,他找到了那一天的。
 
[7月25日 天气晴朗
今天发生了一件奇妙的事情。在大阪的天神祭上,九百万人的人海里,我遇到了翔君。
只不过一个转身,我就看见了他。
真的好激动。梦幻的、甜蜜的感觉,满溢在心里。
今夜的月色真美。
这是命运吧?这是上天的安排吧?
希望明年的我能够回翻到这一页,然后再去天神祭。
明年没能遇到的话.......
那就后年、大后年,直到再次遇见翔君。
因为有第二次的话,命运之神才会给予我勇气吧。
才会告诉我,去爱吧。
即便这只是个告诉翔君我喜欢他的借口,但是我还是会尝试的!
因为,我真的好喜欢他。
翔君,我喜欢你......]
 
直到大野智晃过神来,他才发现日记纸已经被打湿。
嗯?怎么回事......我,哭了吗?
抬起手抹了把脸,带走一大片的泪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傻瓜,这个有什么好哭的。”大野智甚至都没发觉自己低声说出的话里都带着浓浓的鼻音,继续翻页寻找后面几年的这个日子,“所以呢,为什么过了几年以后后面就没去了啊,还想知道后续呢,到底最后看见他了没啊......”别扭地说着,好像在看着别人的故事。
 
合上了日记本,大野智搓弄了一把脸,通红的双眼中透露着坚定。
去吧,大野智。
就再去这最后一次。
就再赌这最后一把。
 
天神祭人潮拥挤,作为国民偶像的大野智自然是要加倍注意不被发现。
一顿乔装打扮后在心里继续为自己加油鼓劲一番,才一鼓作气挤入人群。
摊点的苹果糖、努力捞着金鱼的孩子、互相挑选狐狸面具嬉戏打闹的高中生们、为了心爱的女孩子专注于射击到可爱玩偶的青年......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人们都洋溢在天神祭带来的欢乐中。
大野智手护着帽子,低头的瞬间看见了身前穿着和服的两个男孩子在宽大的袖口下悄悄牵起的双手。
愣在原地的大野智,眼神里多了些惊讶、多了些祝福.......
更多的,是羡慕。
 
“妈妈~是不是快要放烟花啦~”
“是的哦~小心不要乱跑,快到妈妈这里来,我们一起倒计时好不好?”
一旁的妇人怀抱着自己的孩子,一起等待第一朵烟火的盛放。
“5、4、3、2.....1!!!!”
夜幕里一瞬绽放的烟火惊艳了全祭奠的人们,惊呼着互相祝福祈愿。
 
星星点点在大野智瞳孔上呈现着倒影,他望着这份绚烂却失了魂。
人群渐渐不再堆群,分散开来,在他面前开劈出一条道路。
这条路的另一头......
没有翔君。
 
直到天神祭结束,大野智也没有看到樱井翔。
街道上只剩下稀散的收拾摊点的人们,刚才的盛景就如泡沫般一瞬即逝。
终究,我和翔君只是偶然。
命运之神大概是看破了我的胆怯吧。
只是和我开了个玩笑。
永远不会给我上前的机会。
 
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大野智只想发出一些嘶吼,但是他不敢。
他只能哭泣到浑身脱力,才有活着的感觉。
直到体力不支,一下子跪倒在地上时,大野智才明白过来。
他赌输了。
输得彻底。
 
“尼桑?”
这大概是大野智的最后一根稻草。

tbc





碎碎念:
这份迟来的天神祭(大概要被打死)
大概是全文的转折( ´・◡・`)还是很少不好意思( ´・◡・`)再次感谢点心心❤的民那桑~( ॑꒳ ॑ )

真相(山)2

其实早期他们两人的粉红并不少。
在一次广播节目回答粉丝关于门把是否给了自己生日礼物与祝福的问题时,樱井翔透露了大野智给自己留言祝福的事情。
“那个人,大概是喝醉了吧,fu”,樱井翔坐在播音室的麦克风前不自觉用手捂了下咧开的嘴,“说着,翔君~~你今天生日呢~真的真的~祝你生日快乐哟~好啦~晚安哟❤”,仿佛在脑海里已经能联想到那人醉酒后软绵绵的样子,再次毫不自觉的甜笑出声,嘴上却说着打笑的俏皮话,“我就心想着这人太恶心了吧~fufu”
广播结束后,身边的staff一脸坏笑地问着樱井桑不会真的和大野桑在一起了吧?这么甜蜜吗?
那个时候自己应该吓坏了吧,感觉被发现了什么,很微妙。
那种宠溺的语气、甜腻的笑声,能出现在正常门把的关系上吗?
那时自己大概是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但是还是很糗地尬笑着说怎么可能呢,然后内心把自己狂骂了一顿吧。
真的是个笨蛋呢。樱井翔低声说着,不知道是在说那个staff明知这种刻意粉红都是台本要求还问出这种愚蠢问题是个笨蛋呢,还是在唾弃自己当时笃定的否认。
就算承认关系对方也只会认为是在开玩笑,那为什么不顺心而为呢?
因为害怕。
樱井翔是个胆小鬼。
即便是细微的自己的小心思被发现的可能,他都要掐灭。
他要把事务的安排精细到秒。
他要自己能够把握生活的一切,不容意外的发生。
很明显,大野智就是那个最大的意外。
 
樱井翔呼出一口气,靠上沙发背。
“请岚的各位入场!”
他站了起来,拍了拍走在前头的大野智的肩膀,“一起走吧,尼桑。”
大野智回过头,身后那双水灵的大眼睛特别吸引他的目光,不禁fufu地感叹,“哎呀,最喜欢翔君......”一瞬间的静止后,“的大眼睛啦~特别好看!翔君真的是美男呢!”
樱井翔温柔地笑着,没有回答。
两人默契地忽视了那个微妙的停顿,一起走出乐屋。
只是喜欢眼睛而已。
不知道是谁的内心在回荡着这句话,但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谁会去在意这个已经被视为粉红梗背后的真相呢?
没有人。
 
大野智一直很好地扮演着公司给自己安排的人设。
太过优秀以至于他已经开始疑惑自己是不是已经变成了这个台面上的“大野智”。
但是有一点对他来说,不是人设可以左右的。
就是喜欢樱井翔。
 
大野智一直喜欢着樱井翔。
有过灰心,但是仍然喜欢,甚至是加倍地。
他对自己的内心从来没有避讳,非常坦然。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他也非常痛苦。
在台面上和翔君的粉红即便刻意,他也享受着这份联系,美中不足在于必须适可而止。
他必须在沉溺中恰到好处地掐断,避免被发现的可能。
过犹不及。
 
早期的大野智还是一个放荡不羁的毛头小子,对自己的爱意有着疯狂的冲动。
但也仅仅是内心的冲动。
他害怕被人细究、害怕被知晓自己的心思......
害怕伤害到樱井翔。
一次演唱会的中场谈话中,樱井翔按照安排适当地来制造一点粉红。
大野智用毛巾擦着汗,听着他的描述,不禁捂了下脸,尽量自然地遮挡自己不自觉上扬的嘴角。
“captain他呢,一个劲儿地抹着润唇膏,抹得很欢,却不借给我~”樱井翔笑着指了指大野智,“然后我问captain说能不能借给我润唇膏,他说好哦~然后......”说着樱井翔对着镜头嘟起嘴唇。
现场一阵尖叫以及门把们的笑闹声响起,大野智看着樱井翔一脸纠结想要解释的样子笑弯了腰,甜蜜与苦涩并存着。
大野智,这是人设。不要忘记了。
好好地提醒自己,大野智恢复正常且平淡的样子。
“哎呀,captain你快来解释一下啊!”樱井翔撒娇的口音里传递着让大野智接梗的要求。
大野智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半开着玩笑:“欸?我需要解释什么吗?”
台下的粉丝们再次尖叫出声,甚至有人说了句“祝福你们”。
年轻气盛的大野智,在那一瞬间有了幼稚的想要宣泄自己一点小心思的念头,“我跟你们说哦,翔君他虽然没有上前,但是他非常犹豫哦......”
还没说完,樱井翔似乎就知道他的目的似的,“你好恶心啦!”
这件粉红似乎就这么在嬉闹中过去了。
但是大野智并没有预想到,当时在台上自己的一时冲动,能够给自己致命一击。
 
演唱会结束后门把们互相道别,大野智正好和樱井翔坐一趟车回去。
与能够和喜欢的人一起坐车而激动万分的大野智截然相反,樱井翔一脸淡漠,似乎在克制些什么似的,但是最终还是说出了口。
“大野桑,你今天好像过了。”
一瞬间的事情,大野智就楞在那儿,过了许久才缓缓侧过身看向对面位置的樱井翔,对面的人没有给他看到自己脸色的机会,望着窗外,好像在说着今天天气真好般的波澜不惊。
“翔君......”大野智的眼神渐渐放空,语气小心翼翼,“你生气了吗?因为我说了后面的事情?”
樱井翔一直在说服自己冷静,不要去看对面的人,因为他知道自己一看到大野智伤心的脸就会沦陷,他害怕自己失去掌控,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是他也知道,暗暗握拳而微微颤抖的手出卖了自己。
“......我只是觉得,说太多了对我们的团体形象建设不大好。”不,不是这样的......樱井翔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对不起,翔君,我不会再这样了。真的对不起。”大野智彻底地低下头,转回身掩着面,没再发出任何声响。
车内一片沉寂,开车的马内甲似乎也感觉到氛围的不对劲,没敢发声。
 
樱井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段时间的,他只记得在看到那个把自己抱成团不时微微颤抖着的小小身影下了车,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的时候。
他好像丢了全世界。









tbc

碎碎念:勤奋的我(不是),终于写多了点,很感谢点爱心的小伙伴们Σ>―(〃°ω°〃)♡→一有灵感的我就来码字啦哈哈哈(不要脸如我)

真相(山) 1

樱井翔一直都看在眼里。
大野智的一言一行,不论在台上还是在台下。
 
“nino,你等会儿在节目上讲一下之前大半夜给大野君打电话的那个事吧。”马内甲幽幽地说了句。
“嗯?怎么了......啊啊~我们的sk设定最近是该来个猛料了啊。”对待马内甲的要求仿佛是听到问天气预报般,二宫和也普通地回答了。
身边的大野智置若未闻,依旧敲打着手机屏幕。
 
其实爱豆的cp设定、推特上的各种找糖细节,也就是在乐屋里三两句对话加上台面上的演技下刻意人为而成的。
然而樱井翔没有忽略掉,大野智渐渐放慢的手速,和在nino回答后飘忽不定的眼神。
二宫和也下一秒也抛开游戏机,把自己团进沙发,用手不断揉搓眼睛,弄得通红。
最终,樱井翔还是移开了视线。
 
其实大半夜通话这件事之所以会被马内甲知道,是因为一次五人同staff们以及马内甲一起聚餐时nino喝多了不小心讲出来的。
还记得当时松润半开玩笑地问大野智,利达你不会真和nino有什么吧。
大野智轻轻笑了下,怎么可能,笨蛋,是我那时候喝多了啦。随之也就笑闹着结束了这个话题。
不过之后的时间里大野智就没再碰杯,默默地又连喝几杯后说了句抱歉人不太舒服便想回去了。
是樱井翔送的他。
揽着大野智的肩膀以免他跌倒,询问着尼桑是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去医院。
大野智又fufu地笑了笑说,翔君不用担心,只是喝多了头晕脑胀的。
樱井翔看着身边软软的大野智,即便在昏暗的月色下,笑弯后成小鱼状的双眼还是那么吸引人,似乎脑袋真的喝得有点懵,嘟着嘴唇皱着八字眉,看起来委屈巴巴的样子。
他有些失神了,恍惚间想要好好品尝一下这个小嘴,是不是真的有看起来的那么可爱的口感。
缓缓凑上前,揽着大野智肩膀的手也不自觉滑下到腰际。
大野智却像受到惊吓的小动物般一下子推开了他,瞪大的眼睛清明了许多。
樱井翔这才发觉自己的失态,压下内心刹那的烦躁结巴道,尼桑抱歉,我好像喝多了......
大野智也尴尬地挠挠头,似乎觉得自己有点失礼,回答说没事,不过希望翔君以后不要这样了.......
 
樱井翔已经不记得在那之后自己回答了什么,也不记得自己当时是什么感觉。
但是,接吻的欲望是不是因为酒意、是不是意外,只有他自己最清楚。
 
又是一天,在节目的录制中。
在介绍失巧队伍中的水原希子时,大野智软软地说了一句,“你和nino一起演了那个《白金数据》,对吧?”还嘟着嘴看了眼身边的二宫和也。
樱井翔一直把握着岚之间无形的默契感为节目的热度做着贡献,因此下意识抛出一句,“大野桑的《白金数据》的白金感可是不一般的强呢!”
大野智瞅了眼樱井翔,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继续说了下去,“《白金数据》呢,我是在飞机上看的。”
樱井翔顺势接问:“旁边坐着谁?坐着谁?”
大野智摆出浮夸的颜艺,指了指身边人,傲娇地说了句:“他哟~”
樱井翔满意地笑了笑,在台面上他一直作为捧着omsk组合的人,此时的捧场正是理所当然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可是事实上呢?樱井翔,你是真的希望自己的尼桑和别人黏糊吗?你真的仅满足于称呼大野智为尼桑的程度吗?
樱井翔他不知道,似乎也不希望知道。
 
 tbc

碎碎念:第一次写文发老福特,而且也只写了1000+(T﹏T码字真的太难了)希望大家多多包涵~提供意见和建议:)

(*´∀`)~♥
甜品部部员的生日蛋糕
一定很甜Σ>―(〃°ω°〃)♡→

大野智这个表情看的我真的好心疼
日常跪求杰尼斯给大野智资源(*꒦ິ⌓꒦ີ)

甜品部part2✨

终于等到了甜品部的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