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nnan啊

暂停营业

简单置顶

目前墙头王一博/博君一肖相关内容
同人文暂停营业

消失的记忆(4)

听说有人想我了(被暴打)

最近毕业论文在赶,会迟更请见谅!!!!(づ ̄3 ̄)づ╭❤~

以下正文





看着给手打好绷带又兴致昂扬地跑回厨房继续汉堡肉大业的大野智,nino装作不在乎地“哼”了一声,却又趁对方背对自己的时候紧紧盯着一举一动,在意得不得了。

大野智自然是看不到这一幕,专心揉着肉饼团。

纤细有力的十指将碗里的绞肉和碎菜以及调味料揉搓在一起,一下一下力度适中,不知怎么的nino竟是看出神,没由来地问了句:“你很会做菜吗?”

“嗯?”突然听见对方主动问起自己的事情,大野智有一点惊喜,“嗯......应该是吧?就觉得自己有那种说不来的手感......”大野智停了一下,抬起手看了看,“感觉自己经常做汉堡肉的样子.....”随之又笑了笑,“很奇怪吧?就是那种自然而然的感觉,用语言形容不来.....不过也很神奇啊~fufu”

 

看对方笑得傻气,nino不以为然地“嗯嗯”两声,又问:“那.....你还记得你之前是做什么的吗?”转了转眼,“难不成就是厨师?”

大野智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一边摇摇头,“不是哦,虽然这么说感觉有点自夸.....我还算是个画家吧?fufu”

下意识想问出“你这不是记得很清楚嘛?哪里失去记忆了?”的nino想起大野智在回来的车上讲过自己不愿意再去刻意提及失去的记忆的事情,便立马转移话题,“啊啦~大野老师~”

大野智听见对方对自己的称呼,不好意思地笑着,将揉好的肉饼团放进已经热好油的平底锅里,小小的煎肉“呲咂”杂音响起,肉香也弥漫开来。

下一秒nino便瞬移至自己身边嗅着鼻子,眼睛一眨一眨的似乎闪烁着光芒。

大野智觉得实在可爱,揉了揉对方的头。

感觉是一种潜意识里的习惯,nino自己主动地挺着脑袋蹭了蹭对方的手心,在做完这个动作后又觉得不对,尴尬地又飘回厨房外头去。

感受到刚刚手心被摩擦的扎手的触感,大野智也愣了愣,看着幽灵又害羞地飘走,深深地开始怀疑nino是不是饿昏头了(人家在跟你撒娇)。

 

只要和大野智近距离接触自己就会有不自觉的行为举止,这让nino烦躁不已,尤其自己内心其实是期待和对方产什么的感觉让自己更加羞耻了.....

nino恨恨地想捶向沙发上的抱枕,就眼睁睁看着自己拳头一下子穿了过去,挥了个空拳。

于是更加沮丧,蹲下身打算在地上画圈圈。

却突然被沙发旁的一个纸篓里一张烧了一半的照片吸引了目光。

可奈何自己捡不起东西,只能趴下身体使劲瞅没被烧的照片另一半。

是两只手交叠缠绕在一起,其中一只很眼熟,可能是自己刚才看着出神的大野智的手。

虽然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自信这么认为,也不论这里面是不是有一只大野智的手,反正一种直觉告诉他——

这是两只男人的手。

“nino~可以过来一下吗?”大野智的呼唤打断了nino的思绪,回过神的他觉得自己想得不明不白,再说这也是大野智自己的事情他也无权过问。

只是,想到照片里两个男人缠绕在一起手可能有一只是大野智的,心里就开始堵塞。

逼着自己不要再去深思的nino来到餐厅看到大野智捧着一盘完美的汉堡肉放在桌上,笑着回看自己,nino立刻转换了心情。

 

只要能待在一起,就很开心了。

 

“来,nino!啊~”深思后的大野智决定先采用自己拿筷子夹食物喂给对方吃的策略。

显然,nino一脸既不想配合这样的幼稚行为,又不想错过汉堡肉的为难,但最终败给了食物的诱惑,只得“啊~”地张开口尝试去咬到那块冒着汁水的肉块。

紧张得让大野智眯起了眼,直到感觉到自己筷子上一空,睁眼只见对方已经在咀嚼美味。

 

一时大野智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低落,高兴是因为这样对方就可以很容易吃上,低落是因为自己的第二个荒谬方法看来连试验都没能进行......

“大叔,你干嘛一脸便秘。”nino正享受着汉堡肉,心想着对方这手艺还真不赖,看向对面却见当事人一脸郁闷的样子,自己倒像是成了一个让对方不快的人,就更想欺负。

而nino没想到的是下一秒因为对方的一句“我本来以为这样你吃不了还想着嘴对嘴喂来着”给弄得差点让珍贵的汉堡肉全部喷到对方脸上去。

庆幸的是自己很努力地咽了下去,并且给对方一个白眼。

“你想得美。”

这人是对谁都这样吗?这么不设防??

这么想着的nino又开始吃起了无名醋。

 

在这之后大野智又从电饭煲里舀出两碗饭,炒了一盘菜,煮了味增汤,一人一鬼你一口我一口地结束了这一顿。

期间大野智“啊~”了无数次,同时也收到了不少nino的白眼,却依旧“fufu”傻笑,像个抖m痴汉。(其实就是(?))



tbc

消失的记忆(3)

幽灵君惊讶于自己的失态,那么激动地质问大野智,这是他意料之外的。

他慌乱地转过头去,不去看大野智疑惑的表情。

 

“......”大野智一时也摸不着头脑,因此认为自己刚才的揪心感大概是被吓到,“因为医生也说了,这种事情急不得,如果恢复不了还硬逼着自己更是焦虑,而且......”又发出了没心没肺(这是站在幽灵君和樱井翔的角度认为)的笑声,“一直回忆不起来不也很有意思吗,保持在那里~”

樱井翔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想翻白眼了,因为大野智,他成功做到并且下一秒恢复如常,“完全不懂你在说什么......”

“fufufufu......”

 

听到这个回答,幽灵君没好气地闭上了眼,这个笨蛋又在说些自己的哲理了。

但是......

自己到底为什么这么难过呢,好像和大野智在一起一涉及到记忆的问题,就变得异常悲伤。

又是让幽灵君苦恼的一天,这是他成为魂魄以来继出不了医院后的第二个烦恼。

 

大野宅。

告别了最后还是一脸忧心忡忡的翔君后,大野智带着幽灵君进了自己家。

“我回来啦~”大野智异常健气地对着空无一人的家打了一声招呼,吓得幽灵君以为还有情况需要面对。

再看到空荡荡的房子后,幽灵君才长吁一口气,气鼓鼓地飘到各处闲逛。

 

大野智看着幽灵君到处晃荡着,全然不把自己当外人的样子倒也无所谓,打开冰箱发现空空如也,思考着把行李整理完是不是该出去买点什么。

唉,爸妈都去海外旅行了,也是挺不方便的。

 

想着想着,拖着行李走进自己房间去,灯刚开就看见幽灵君站在自己书桌前看着什么一动不动的背影,吓了一大跳。

“啊——!”大野智拍拍胸,“啊,幽灵君你好歹发个声音......”想想人家也是飘着的也没法发出啥声音,“算了.......”还是自己慢慢适应吧。

 

幽灵君看着大野智收拾的背影,“......那个”

“嗯?”大野智就着拿衣服的动作转过身。

“......你别叫我幽灵君。”

大野智整理好衣柜,走过来看着对方问:“那......我该叫你什么?嗯?不对!”他激动地抓住幽灵君的肩膀,“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对方突然的接触,让幽灵反抗挣脱开来,飘离开了些,“没有,我只是不想被叫幽灵君。”

大野智尴尬地保持姿势站在原地,挠了挠头,“哦......那你想让我叫你什么呢?”

 

“......”幽灵君恢复沉默,不再看他。

一时陷入僵局,大野智却突然看到书桌上一本素描册,年代有些久远的样子。

翻开来,画的都是一张张侧影或者背影,中间有一张被撕扯掉大部分,留下的页角上写着小字。

“nino......”

幽灵君浑身一震,感觉自己像是被呼唤了一般,竟然对大野智刚刚不经意说的名字有反应。

 

“虽然不知道我画的是谁.....不过大概是nino这个称呼?”大野智又将一张张画翻阅着,时不时还抬头看幽灵君一眼,“fufufu~不然就叫幽灵君你nino吧~仔细看看你和这个人身形还蛮像的欸,不过这里面是小孩子就是了......”大野智越看越觉得自己的主意很棒,点点头,“这个猫背简直和你一模一样啊幽灵君~”又想到自己也是猫背大野智顿时语塞,尴尬地打着哈哈,放下素描册,对幽灵君笑了笑,“nino,怎么样?”

 

幽灵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刚刚的反应说出来,看到对方笑得灿烂大概是真心的居然一时不忍拒绝,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最终默默点头。

“那......nino酱!等我整理好我们就去超市采购一下~”

 

被称作nino酱的幽灵君含糊地“嗯嗯”两声就飘出房间。

再不离开他害怕自己因为喜悦而止不住上扬的嘴角会被对方察觉。

 

超市。

站在肉类冰柜前直直盯着牛绞肉和猪绞肉以及旁边一块写着“招牌菜单美食——汉堡肉必备肉品!”的广告牌的nino引起了推着购物车过来的大野智的注意。

第一次看见对方这么孩子气的样子,大野智心暖融融的就想宠宠他,“nino酱想要吃这个?我可以做哦~”说着拿起放进购物车。

nino被人看破心思有点不好意思,但是还是硬撑着面子傲娇地“哼”了一声,“我不吃。”

大野智被闹得牙痒痒,装作要放回去的样子,“真的不要?”

本来飘走一段的nino一瞬间又移了回来,“我......”,看了看大野智又看了看肉,低下头小声地说:“我也不知道自己吃不吃得了......”

委屈巴巴的样子,像一只无依无靠的小奶狗,琥珀色的眼睛因为心情低落蒙上一层灰,看了让人想好好安慰疼爱。

显然大野智中了这招,赶紧牵住对方的手,“没事的,没事的,我先买回去给你做,我一定想法子让你吃到!”

 

nino看对方一副“包在我身上”的神情,感受到被牵住的那只手传来的暖意,抬起没有被牵的另一只手抹了抹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在自己心里默默点了个赞。

计划通。

 

回到家后,大野智马不停蹄开始下厨做汉堡肉,一边做还一边想着如何让nino吃上。

对方是个魂魄,虽然自己可以触碰到,但是平日里nino自己似乎是碰不到人间的东西的,那吃东西的确成了问题。

或许,可以让自己喂?可是筷子、勺子什么的不还是人间的东西吗?

难道要嘴对嘴......

想到这里大野智心里一惊,内心暗暗吐槽自己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心虚地转头发现nino就在厨房料理台旁边晃荡着,像是被对方发现什么小秘密般大野智又是一惊——

“嘶——啊,啊,好疼——!”一阵剧痛从手指处传来,就看着鲜血吧嗒吧嗒往菜板上滴。

“怎么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nino一听见大野智的喊声就瞬移过来,握住对方受伤的手,还没等大野智反应过来,就把对方手指含在嘴里吮吸。

看着nino一脸认真舔舐着自己手指的伤口,感受到对方口腔里的温度居然不似手指那般冰凉而是温暖湿润的,大野智不禁咽下一口口水,等到对方询问他哪里有药水消毒一下的时候大野智才回过神发现自己刚刚简直像个变态。

nino看对方神色怪异,面色通红,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行为,一时间也羞红了脸。

 

一人一鬼对视许久,nino先放开了手,说了句“好好消毒贴绷带”就飘到客厅去。

大野智这才“哦,哦”地回应了一下,跑去拿医疗包。

不过感觉挺不错?

大野智边打着绷带,边笑着。





tbc

感觉自己太喜欢写悲情,但是又像挤牙膏憋不出来多少字,好羡慕一篇就上万的太太们,悲伤。

消失的记忆(2)

刚踏出医院大门好好地伸了懒腰的大野智,回头看了看似乎对室外阳光并不适应的幽灵君躲在医院门口的阴暗处没有出来。

大野智的头突然有一点眩晕,但是缓一缓又恢复正常,所以大野智没有在意。

 

直到往后备箱放好了行李,樱井翔已经坐上了驾驶座提醒大野智上车的时候,幽灵君也还是一动不动。

 

——过去带他走。

大野智一惊,脑袋里似乎有什么声音,但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satoshi......

——你叫我什么?

——satopi!

记忆又如玻璃碎片,难以还原,扎进大野智的脑海,有一个声音......

带他走......他是谁?.....幽灵君吗?

 

脑袋又开始隐隐作痛的大野智使劲捶了捶头,才稍微镇住了痛感,着急了用手往那个方向挥了挥,樱井翔通过后视镜看到这一幕,疑惑地探出头,“尼桑......你在干嘛呀?”又瞄了瞄大野智挥手的方向,“是有尼桑认识的人吗?”说着还打算下车来。

大野智连忙跑过来制止了他下车的动作,“没事没事!翔酱.....那个我记起来我还有一个东西落在病房里没拿,你先等等!我去取一下就来!你在车里等着哈!!!”说着便跑进医院。

“哦哦.......”

就在跑过去的这一段,大野智感觉到自己的头痛似乎慢慢缓和,声音也渐渐消失。

百思不得其解,但是现在主要还是幽灵君的事情先解决。

 

虽然大野智对于他还真的能抓住幽灵君这件事感到不可思议,但是也顾不了那么多,拉住便想走出大门,结果被对方扯住。

“我......我不能出去!”

大野智看着幽灵君用另一只手挡着脸部,似乎很为难,心想大概是幽灵无法接受阳光的刺激,看到医院门口的共享雨伞便拿了一把过来,“我撑着带你出去。”

 

“......你不是想摆脱我吗?”幽灵君没有去看大野智此刻的表情,“我只要站在这里便是,如果我只是不能出这个医院的话你就可以直接走了,如果是必须跟着你......你一出去我也被迫拉扯出去就会受不了日照然后消失吧,这样你就可以......”

“对不起!”大野智低下头,“真的对不起!”随后又抬起看着对方,“我不该这样对你的......”

幽灵看到大野智认真而坚定的目光,忍不住移开眼神,不敢回应对方。

“没事,毕竟我是个鬼,你自然会......”

“不是的!!真的!我......”大野智自意识清醒过来后第一次感到无措,他自己不明白为什么,因为就在这之前他真的有想着自己可以离开医院、离开幽灵君,但是......

 

——我离不开你。

 

“我离不开你......”大野智就这么顺着脑袋里的那个声音重复了出来,说完自己也吓了一跳,感觉刚刚说话的人不是他,而是被谁控制了一般,同时他还震惊于另一件事——

就是他下意识里并没有打算撤回这句话。

 

听到这句话,两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竟是不好意思起来。

大野智尴尬地红了脸,微微低头说了句“走吧”便撑开伞牵起对方冰凉的手往外走去。

幽灵君也没有刚才那么抗拒,看着大野智牵住自己的手。

 

这是他们第一次的肢体接触,感受到大野智掌心的温度,炙热得似乎可以融化自己的魂体。

好想,时间就一直停在这里......

这是幽灵君成为魂魄以来第一次产生的欲望,第一次的渴求,第一次的......爱意。

 

虽然有雨伞的抵挡,日照不再那么刺激,但是室外温度的上升,还是让幽灵君有些难耐。

大野智似乎发觉了对方的不舒服,捏了捏手心,“坚持一下。”

幽灵君感觉自己的心脏,啊如果他还有心脏的话,那一定已经爆炸了。

 

本应该是在车里等着的樱井翔这时却已经站在车旁,看着大野智撑着一把伞,但是另一只空出来的手像是牵着什么似的悬在空中,撑伞的手也偏离自身,就好像是有一个人在大野智身边......

樱井翔皱起眉头。

 

大野智走向樱井翔这边的时候就看到对方一副心事重重的表情看着自己,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举止对于旁人来说的确诡异了些,缓缓松开牵着幽灵君的手,故作镇定地笑着:“翔君.....我拿到东西啦~我们.....我们走吧!”

幽灵君看着自己的手被松开,就定在那个位置,过了一会儿慢慢垂下,很勉强地笑了笑。

 

看对方似乎在隐瞒自己些什么,大概是真的不想让自己知道,樱井翔也不为难他,缓和下来也笑笑说:“尼桑什么时候东西也变多了,以前都是一个小腰包解决的~”

打开车门先让幽灵君进去后,收着伞的大野智听到“以前”顿了顿动作,随即又恢复正常,自己也坐进车后座,“是哦fufu......”

 

一路上二人陷入沉默。

“不过呢.....”大野智冷不丁地突然发言,倒是让樱井翔绷紧了神经,“我觉得翔君不用担心我记忆是否完全恢复啦。”

“嗯?”

“我是说.....”大野智摸了摸后脑勺,“我可能不希望自己想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

大野智突然听到两个声音一起传来,这才注意到幽灵君正盯着自己问。

看着幽灵君的眼神,大野智哑然。

 

他发现自己无法回答。但他不明白。

为什么从对方眼里看到悲伤的时候,大野智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就那么揪住,差点停止跳动。




tbc

satopi和ninomi的日常(2)

当晚二宫是留在大野家里睡的。

 

大野智并不清楚原因,在看到母亲自从接了来自二宫家的电话后微微皱起的眉头以及nino在听说自己需要在大野家留宿一晚后便失去了表情坐在沙发上低头不语的时候大野智也没有用他的小脑瓜仔细思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因为当下知道nino要和自己一起住一晚的消息对尚是个孩子的大野智来说真是冲击性的喜悦!

 

于是他兴冲冲地跑到二宫身边,牵起对方的手就直奔自己的卧室,想要向二宫展示自己的玩具,并邀请二宫一同玩耍。

二宫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兴致,直到他在大野智仍翻箱倒柜玩具的时候不小心掉出一本素描本才引起了他的注意。

 

二宫偷偷瞄了一眼尚未注意到这边自己行为的大野智,小心地翻开一张又一张的画纸。

第一页是一个人的背影,稍稍有些猫背的样子,发型有些搞笑,像是刚刚睡醒还没整理的样子。

第二页还是一个背影,但是是个打棒球的人,在烈日下挥舞着棒球棍。

第三页是一张侧脸,好像在熟睡的样子,看不太清楚是在画谁。

 

二宫一边翻阅着一边感叹大野智的天才画技,据他所知大野智并没有请教老师,但是这些画在他看来已经远远超过他们这个年纪的平均水平。

再翻到下一页时,二宫只看了一眼便“啪”地一声合上,甚至惊扰到一边努力寻找玩具的大野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ni!Nino你干嘛偷看我画册!!!”大野智急忙跑过来抢走,“你你......你不会都看到了吧?”

二宫真的庆幸房间里没有开大灯,视线里比较昏暗,唯一暖色调的台灯没有把他从脖子一直延伸到脑皮的红色给显现出来,不过他还是侧过了头,故作生气地回答:“看到什么?大野桑就这样招待客人的吗!我还没来得及看就被你抢走了!太凶了吧!”

 

大野智一方面是松了一口气还好没被看到,另一方面被二宫的为偷看正大光明找借口堵得语塞,一时竟然脑回路没转过弯来,只能缓和语气道歉:“啊对不起啊nino!!”

侧过头的二宫脸上露出一瞬胜利般的微笑,随后又恢复正常一脸淡漠地转过头对面前态度认真诚恳的大野智“哼”了一声算是和好。

大野智看对方傲娇的样子笑得甜滋滋,赶忙拉去玩玩具。

 

玩到夜深了大野妈妈过来提醒他们要去洗漱睡觉,大野智这才被瞌睡虫打败没了那股子兴奋劲儿,乖乖地带着二宫一起去洗漱。

回到房间,大野智又从衣柜里搜出一套自己的睡衣给二宫。

 

二宫接过来便开始换衣服,刚刚脱掉上衣,就看着大野智一脸单纯无辜却一直紧盯自己的奇酷比。

一般来说应该是羞涩地转过身去,但二宫是谁啊,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少打大野智一下的正直少年(?),于是下一秒左手小拳拳就啪叽地打在大野智身上,“不要看我的奇酷比啦!”

大野智fufufu地笑着,被打的不明所以但是看二宫明显是不好意思却装腔生气的可爱样子,便默默受拳。

 

到上床睡觉的时间,看着大野智的单人床,这两个小家伙的身板是足够塞下的,但是唯一值得探讨的就是谁睡靠墙的里面一侧。

大野智认为nino是客人,那就让nino来选择。

二宫也不客气,一把将大野智推向里侧,自己选择了外侧。

 

大野智被推倒在里侧床上的时候内心稍微有一些苦恼,因为自己有一个小小的坏习惯,就是不知不觉喜欢滚下床在地板上睡,不过仔细想想这次有nino在身边,就能挡着自己,应该就会安分些吧?

这么以为着的大野智心安理得地在说了句“nino晚安”后便缓缓进入梦乡。

 

床外侧的二宫听着身旁人愈发沉稳的呼吸声,明白对方大概是睡熟后,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再次翻开被大野智粗心丢在桌上的素描本。

刚刚只被二宫看了一眼便和上的那一页上,在月光投射下让二宫看得愈发清晰明了。

那是一个正面的笑脸,下巴上画手微微点了一个点,在画像旁,还有一句感想。

 

【nino的下巴还有一颗痣,那是灵魂所在(笑)】

 

合上素描本,二宫又悄悄侧躺下,面朝大野智,看着对方在睡梦时不安分地往自己这边挪的样子,二宫笑着将人拉入怀中,轻轻吻在对方的头顶。

 

“晚安,satopi......喜欢你哦。”


消失的记忆(1)

大野智在意一件事情很久了。

 

然而事实证明,没有人能够帮大野智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只有他自己才能看见。

那个自他从医院病床上醒来以后就一直黏在身边的幽灵。

在对探望自己病情的家人和朋友的不断试探询问之后,大野智终于知晓,自己身边真的跟着一个灵魂,而且只有他能看见。

 

幽灵大概是个年纪和自己相近的年轻人,就一直站在角落里,不是太靠近自己。

又因为一直虚浮在那里,浑身被一层不明的薄雾包围着,大野智也看不清这个幽灵到底是以何种神情时不时看向自己这边。

 

大野智并不怕鬼,但是被这么盯着盯久了也不由得毛骨悚然。

 

直到一天他从病床上午睡后悠悠醒来,被眼前一张放大的苍白脸庞吓得不轻后,这才有了和这位幽灵的第一次接触。

“你!你......你是谁?你为什么一直待在我这儿?”一下子起身的大野智捂住有些晕眩的脑袋。

“......”幽灵移开了些,静静地看着大野智,没做声。

这次离得近了些,大野智才能稍微看清楚些幽灵的模样。

这只幽灵长得很漂亮,稍长的头发耷拉在脸颊旁,要不是发现了突出的喉结的话真的可以被认为是个女孩子。

猫唇微张着,好像是想问些什么,但是又在思考着,迟迟不发出声。

 

“你......”大野智看对方似乎对自己处在这个环境里也很是不解甚至有点害怕的样子,说不准也是因为什么意外才去世但是有着执念所以才会化为幽灵徘徊在世间,觉得也是很可怜,便把语气放得温和些,“你叫什么名字?”

 

见大野智没有刚刚的警惕,幽灵这才缓缓说道:“我.....我不知道。”

“那,你还记得什么吗?”

“......不记得了.....”幽灵小心翼翼地瞄了一眼大野智,“我只知道我一直跟着你......”

 

大野智傻了眼,这是什么逻辑,既然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了为什么还会知道一直跟着我?

又看了眼弱不禁风的幽灵君,大野智没忍心去吐槽。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大野智认为既然跟着自己,那就勉强算是一种缘分吧,好人做到底就帮帮可怜的幽灵君吧。

 

“......不知道......”幽灵摇了摇头,“.....其实我在你还没醒来前就在你身边了,我一直尝试从这里出去,但是一出医院就会被一股力量送回来......”

 

“......难道你只能一直跟着我?”

幽灵无声地点了点头。

大野智有些苦恼地皱起眉头,感觉自己的脑袋似乎更晕了。

“但是!但是......也不说定你是脱离不开这家医院,这个病房!可能你是躺在这张病床上的我的前一个病人也说不准!”大野智突然的想法让他觉得自己有理有据逻辑合理,真是聪明机智(滑稽)。

幽灵君看着大野智似乎要摆脱麻烦般的异常喜悦,莫名地开始不爽起来,自己也不明白何来的怒气和悲伤,整个灵魂被身边的雾气包裹住,室内的气温都降了好几度。

于是在这之后无论大野智再怎么询问,幽灵也没再搭理过他。

 

冷战状态一直持续到大野智出院这天。

出院是大野智在海外的爸妈的好亲友的儿子樱井翔来接送的。

趁樱井翔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大野智在病房里收拾着行李,并且叮嘱着依旧闹脾气的幽灵君等会儿和他一起出医院大门试试看,如果没有被带回病房,那就跟着自己,如果被带回病房那就就此道别吧。

“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道士巫师之类的,可能没法帮你那么多。”大野智低着头收拾着,没看到幽灵君一脸哀怨的表情。

没听到对方的回答大野智也不在意,被认定了自己可以摆脱幽灵君的喜悦冲昏了头脑。

 

直到幽灵冷冷地问他:“你就这么想甩开我吗?”问完的幽灵又在心底暗暗骂了自己一句,这是站在什么立场说这句话,自己只是一个晃荡在世间的魂魄罢了.....

 

幽灵君好久没搭理自己,一开口就是对自己的深深怨念(这叫撒娇),大野智愣在原地,回过身看到幽灵君头越来越低,在角落里像是个犯错罚站的孩子,内心一种想抱住对方好好安慰的冲动想法吓了自己一跳,这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过分了,正想道歉,却被走进病房的樱井翔打断。

“尼桑,你整理好了吗?”

“啊,啊......”大野智镇定了下,“我整理好了,走吧。”

樱井翔点点头,仔细看大野智因为住院整个人有些憔悴,再看到眼神也有些飘忽的样子,不知是想到什么的樱井翔没忍住叹口气,随后又强作欢笑拍了拍大野智的肩膀,推着对方走出病房。

 

走在前面的大野智时不时用余光瞟瞟身后看看幽灵君是否有好好跟着,在确保对方有跟上来以后才放心继续往前走。

是该好好道歉呢。

 

“......尼桑最近还好吗?有没有恢复一些再之前的记忆?”樱井翔思考许久,试探地问。

“嗯?”大野智不在意地笑了笑,“反正爸妈还有朋友们我都记忆恢复得差不多了,也没啥记忆需要折腾的了吧?我觉得再去仔细想的话我脑袋会更疼,所以我也没去强迫自己了,随缘吧。”

樱井翔看着大野智的背影,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真的如此轻松,当然自己是希望他真的快乐,不过.......

“翔酱是害怕我不记得你了吗?”大野智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樱井翔,眼睛眯成两只小鱼状,软软地笑出声来,“我可是最最喜欢翔酱的哟~翔酱是美男啊~”

一瞬间,幽灵定在原地,怔住不敢向前。

看对方还有心情调戏自己,樱井翔也反省自己还在杞人忧天的样子真是不应该,随之也笑出来,“喂喂喂是有语病吧你~”

 

看着眼前嬉笑打闹的两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幽灵君揉了揉双眼,原来还有比变成鬼魂更伤心的事情呢........

 

tbc

satopi和ninomi的日常(1)

“我的心愿是......”烛光前紧闭着双眼的孩子皱起眉头,思考了几秒后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想和nino一起去无人岛~”随后睁开了眼睛,直直看向桌对面与自己年纪相仿的瘦小少年。

对面的少年侧过头用手捂住了脸,隐隐地传来哼哼的小猪笑,耳尖依旧染上了绯红。

“什么啦.....”

被嫌弃的寿星也不恼,倒是笑得更开心,一口气吹灭了蜡烛。

 

“sato酱生日快乐!”

“satoshi君生日快乐~”

......

一一回应大家对自己的祝福后,大野智这才能脱身寻找二宫和也。

直到在大厅的角落看见那一个小小的身影,大野智松了口气,大叫一声“nino~”跑了过去。

二宫和也看着被抹了一脸奶油的大野智,脑子里第一个想法居然是:好想咬一口。

大野智自然是不知道眼前人对自己的脸蛋不怀好意,鼓起了腮帮子,装作生气地问:“nino为什么不过来和我一起玩呀?你不喜欢我了吗?!我可是最喜欢nino的!!”

 

啊,面包鼓起来了。

 

二宫和也直接用胖胖的手指戳了过去,就看着大野智刻意鼓起来的脸蛋被自己戳得凹了进去。

依靠大野智的脑回路来思考二宫和也的行为目的是不可能了,于是趁对方还在发愣,二宫和也说:“satopi,生日快乐。”

一句话直接射中大野智的少男心(?),“ni.....nino,谢谢你!我最喜欢nino啦~”说完,大野智就凑上对方的脸吧唧了一口。

脸上突如其来的温度和柔软触感,让二宫和也楞在原地,怔怔地看着眼前笑得欢畅的罪魁祸首。

大野智瞅着对方从脖子开始向上泛红的样子,软软地笑着。

“nino的脸好软呀~”

 

被调戏成功的二宫和也带着害羞低下了头,身子抖啊抖,就在大野智面前似乎哭了起来。

这下换大野智懵了,“nino?nino?啊啊啊啊nino你别哭啊......对不起啊nino,我不是故意的!!!(>_<)”

无论大野智怎么拉扯,二宫和也始终不愿意抬起头,倒是用手捂住脸,隐约传来啜泣声。

大野智急了,赶忙探下头靠近对方想着安慰。

“唔——!”刚刚凑近对方的大野智一下子受到了攻击,自己的脸蛋被近在咫尺的少年轻轻咬住。

“w(゚Д゚)w啊啊啊nino!!我的脸不好吃啊啊啊!”

二宫和也抬起头,把眼前人的脑袋给摆正了继续在对方的脸蛋上放肆啃咬着。

挣扎着的大野智渐渐感觉自己被对方轻咬得脸肉发麻,甚至想笑,好像被小狗亲昵地舔咬着。

二宫和也到最后舔了一下眼前面包脸上的奶油才作罢,哼哼地笑着。

大野智委屈巴巴地抚摸自己的脸蛋,鼓鼓的脸蛋好像更圆润了些,看向二宫和也,脸上干干净净,哪像一个刚哭过的人,这才意识到自己上当了。

正想骂对方是个大骗子的大野智被二宫和也一把抱住,互相靠在对方肩头。

“很甜。”


开学以后就没有了码字灵感的我
开始追起了日剧……

老司机的爱情故事
也太好看了吧

校对女孩河野悦子
也太好看了吧

溜了溜了)